资阳地区有什么历史遗迹 我国境内发现过哪些远古人类遗址?

时间:2021-09-23 00:50:56 作者:admin 59771
资阳地区有什么历史遗迹 我国境内发现过哪些远古人类遗址?

我国境内发现过哪些远古人类遗址?

元谋猿人遗址

位于云南省元谋县上那蚌村,其发现经过大致如下:1965年,几位学者到上那蚌村附近寻找化石,在当地一位老人的指点下,在该村以西约1公里的山沟里的一个山包下,发现了两颗古人类的门齿和云南马的化石。1972年,经中国地质科学院的鉴定,确认两颗门齿为古人类化石。受这一发现的鼓舞,1973年10月,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和古人类研究所组织了大规模的发掘,除了在地层中发现了人工打造的石器和炭屑、哺乳动物化石等,没有再发现新的人类化石。1976年,研究人员采用古地磁学方法对这些古人类化石进行了测定,确定其绝对地质年代距今约为170万年。

根据对元谋人化石以及与其共生的哺乳动物化石的研究,当时的元谋一带,属于亚热带森林草原地带,森林中生活着泥河湾剑齿虎,热带雨林中生活着细麂、湖麂等动物,草原上分布的则是云南马、山西轴鹿、桑氏缟鬣狗等动物,全部为现今已经灭绝的动物。元谋人已经开始制造和使用刮削器、尖状器等石器,从地层中发现的炭屑和两块黑色的骨头判断,元谋人已经学会了使用火。

元谋人遗址的发现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元谋人属于直立人种中的一个新亚种,即直立人元谋新亚种,就其生活的年代而言,要早于“蓝田人”“北京人”,从而把我国发现的古人类化石的年代向前推了数十万年。需要说明的是,在山西省芮城县西侯度村发掘的一些古动物化石和石器,据测定距今约180万年,比元谋人早了10万年。但是由于没有发现古人类化石,而且发现的石器由于受水流的冲磨,不易与自然石块区分,所以有学者对其是否为人工制造持怀疑态度,而这处遗址是否是古人类文化遗址也就值得怀疑了。因此,可以说直到目前为止,我国发现的最早古人类文化遗址仍然在元谋。

蓝田猿人遗址

一共发现了两处,一处在陕西省蓝田县公王岭,另一处在该县陈家窝。前者发现有古人类的牙齿和头盖骨化石,距今约115万年;后者发现了一个完好的人类下颌骨及附连牙齿,距今约65万年。

蓝田人发现于1963年7月中旬。当时中国科学院古脊椎动物与古人类研究所工作人员,在蓝田县城西北10公里的泄湖镇陈家窝土层中发掘了一个直立人下颌骨化石。在同一层位,还发掘了大量的哺乳动物化石和一些具有人工打制痕迹的石制品。受此次发掘的激励,次年3月下旬,中国科学院的考察队又在这个地区进行了一次综合考察,结果从公王岭的土层中发现一大批哺乳动物化石和1个人类头盖骨、3枚牙齿以及1个上颌骨化石。在这之后,又分别于1965年和1966年两次对公王岭进行了补充发掘,又获得了一批动物化石,从而加深了对蓝田猿人及其生活环境的认知。

根据遗址出土的石器及各种动物化石看,蓝田猿人的生产及生活的状况应是以采集为主、狩猎为辅的方式,采集的对象应是野生植物的果实、根茎、叶子等,狩猎的对象应是草食动物和水生动物。蓝田猿人生活的时代,黄土堆积还很薄,其背后的秦岭海拔还相当低,仅仅1000米左右。山前是准平原地貌,有谷地分布,河边由蒿、藜等构成草原景观;山上则长满茂密的丛林。其中公王岭的蓝田人生活在一个具有森林草原景观、气候温暖湿润的时期,而陈家窝的蓝田人生活的时代气候趋于干冷,植被与森林也有所减少。

蓝田猿人的发现具有重大的学术意义,主要表现在:公王岭蓝田人是迄今为止亚洲北部所发现的最早的直立人,对于研究古人类的生存与分布状态有着重要的意义。旧石器时代早期的人类由于年代久远,许多资料早已湮没无闻。蓝田猿人的全部资料均出自于第四纪中更新统土状和河湖堆积层中,它为我国在分布广泛的华北黄土地层中寻找早期人类文化遗址开辟了前景,扩大了我国已知古人类的分布范围,同时也增加了世界猿人化石的分布地区,为探索和考察人类的起源及发展提供了珍贵的资料。

北京猿人遗址

位于北京市西南的周口店龙骨山,先后共发现了6个比较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和一些其他部位的化石,还有大量的石器和石片,共10万件以上,因此北京人遗址是世界上发现古人类遗骨和遗迹最丰富的遗址。通常认为北京人距今约50万年,后来应用Al / Be测年法,则把其年代上推至距今约68—78万年前。

北京人的科学命名是“北京直立人”,也叫中国猿人北京种。其最早是由瑞典地质学家安特生、美国古生物学家葛兰阶和奥地利古生物学家师丹斯基于1921年8月发现的,1927年开始发掘,1929年12月2日,中国考古学者裴文中在周口店龙骨山山洞里,发掘出第一个完整的头盖骨化石。此后,又有数个比较完整的北京人头盖骨化石和一些其他部位的骨骼化石被发现。

北京猿人生活的周口店地区,当时森林茂密,野草丛生,猛兽出没。北京人主要靠采集和狩猎生活,由于生产工具落后和环境险恶,所以他们必须过群居的生活。北京人除了会制造和使用石器外,已经学会了制造骨器和使用火。当时使用的火为天然火而不是人工取火,天然火来自于打雷点燃干枯的树木或者来自于火山爆发和森林火灾。为了保存火种,他们需要晚上轮流看火,并用灰来保存火种。

北京人遗址的发现具有重要的科学意义。北京人已具备了人类的基本特征,学者们认为北京人应是中国现代人的直系祖先之一,但也有学者根据对现代人群线粒体DNA和Y染色体的分析,认为目前的基因证据并不支持现代中国人有独立起源的说法。他们认为,在10万年前至4万年前之间的东亚地区,事实上存在一个化石“断档”期,大约6万到4万年前,源于非洲的现代人到达现在中国南部,并逐渐取代了亚洲大地上的古人类。不过也有学者认为少量遗传物质的可靠性值得怀疑,与基因证明相比化石证据更重要,因为它们更直接。甚至有外国学者认为亚洲的现代人与亚洲的古人类之间的确存在连续演化关系,很难相信我们现代人都是起源于非洲的。

需要说明的是,北京人的头盖骨却在1941年时下落不明。有一种说法是被日本掠去,日军在用阿波丸号运输时被美军潜艇击沉了。还有一种说法是,1947年,美军在设于秦皇岛的霍尔康姆营地挖掩体时,挖出了装在木板箱里的北京人头骨,当时士兵把木板箱当成了机枪垫,战斗结束后,北京人头盖骨可能又被埋在了原地。总之,这件事已成为历史上的一个谜团,至今仍没有一个确切的说法。

在我国境内已发现的旧石器时代的古人类文化遗址有200多处,遍布于全国29个省市,以上所述的遗址均属于旧石器时代早期阶段。已发现的旧石器时代中期的古人类文化遗址主要有:金牛山人(辽宁营口金牛山)、马坝人(广东韶关马坝狮子山)、长阳人(湖北长阳赵家堰)、大荔人(陕西大荔甜水沟)、许家窑人(山西阳高许家窑)、丁村人(山西襄汾丁村)等。发现的旧石器时代晚期的古人类遗址主要有:山顶洞人(北京周口店龙骨山顶)、柳江人(广西柳江通天岩)、资阳人(四川资阳黄鳝溪)、峙峪人(山西朔州峙峪村)、河套人(内蒙古鄂尔多斯市乌审旗)、黄龙人(陕西延安黄龙曹店杨家坟山)等。

旧石器时代晚期的智人生活已发生了很大的变化,他们已经学会了人工取火;能够制造出细小的石器,出现了石钻、石簇,还出现了木石结构的复合工具;角、骨器大量出现,有骨刀、骨针、骨铲、骨锥等;石簇的出现说明人类已发明了弓箭,从而极大地促进了狩猎业的发展;人类的居住区与墓地已经分开,有装饰品发现,在人骨的周围发现了赤铁矿粉末,说明人类已有了灵魂的观念。需要说明的是,并非所有晚期智人遗址都发现过上述的这些文化特征,这是由于发掘地区自然环境变化所导致的不同结果。还有一点需要说明,即晚期智人与现代蒙古人种体质的特征完全吻合,是现代中国人的直接祖先。

声明:本文内容由互联网用户自发贡献自行上传,本网站不拥有所有权,未作人工编辑处理,也不承担相关法律责任。如果您发现有涉嫌版权的内容,欢迎发送邮件进行举报,并提供相关证据,工作人员会在5个工作日内联系你,一经查实,本站将立刻删除涉嫌侵权内容。

相关推荐